分享到:

世界需要科学,科学需要女性

来源:科普时报 作者:王渝生 2018年03月30日 16:38
[导读] 

□ 王渝生

3月22日,从巴黎传来喜讯,82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弥曼荣膺2018年度“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这一奖项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欧莱雅基金会1998年设立,每年表彰全球5位为科学进步做出卓越贡献的女性。迄今中国有6位女科学家获此殊荣,她们是: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李方华(2003年)

中国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叶玉如(2004年)

中国香港大学教授任咏华(2011年)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谢毅(2015年)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陈化兰(2016年)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张弥曼(2018年)

该奖项有“女性诺贝尔科学奖”之称,是当今世界上惟一在全球范围内奖励科学女性的项目。

在为“投身于科学的女性”设立的该项目开展20周年之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欧莱雅基金会还共同发起了“请男士为投身于科学的女性站台”的新计划。该计划的目标就是促进科学界的性别平衡,支持科学界在这方面取得更有效的进展。

近20年来,从事科学工作的女性比例增长了12%左右,但这一比例还是太低:女性科研工作者占科研总人数的比例还不到30%。在欧洲,仅有11%的女性担任学术领导职务。女性获奖者比例在诺贝尔科学奖历史上也仅占3%。

说到中国,目前我国科技工作者超过了8000万人,其中女性占科技人才资源总数的40%左右,数量和比例均位居世界前列。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女性科技工作者存在“高位缺席”的现象。两院院士中女性比例仅为5%至6%,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女性项目主持人占总项目的比例仅在10%至25%之间。与男性科技工作者相比,女性科技工作者在科研产出、承担科研项目、可支配的科研时间、受重视的机会等方面,有不同程度的降低,这些问题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因为,女性在科学界的代表性不足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科研的质量。

例如在健康领域,长久以来,心血管疾病曾是极为盛行的男性话题。为降低风险因素而进行的主要临床试验完全是由男性主导。人们发现,医生在女性中进行的心血管疾病检查的次数仅为男性的一半。针对阿司匹林的里程碑式的研究,即将其作为降低心脏骤停风险的一种手段,涵盖了超过两万名男性,但却没有包括哪怕一名女性。很不幸,这会让女性接受不完全适合她们的治疗。

又如,令人担忧的男性对数字化革命的掌控,以及由此对女性产生的各种影响。在语音识别的早期阶段,没有人对软件开发中的男性偏见怀有疑问。结果,研究表明,女性在使用语音识别应用时出现的转化错误数量要远高于男性,因为这些应用在一开始就是由男性设计的。研究同样显示,在对未来产生重大影响的人工智能领域,图片库会将女性与家务活关联起来,而将男性与运动关联起来。这些图像识别软件不仅复制了这些偏见,而且还将其加以放大。与人类相比,算法不能有意识地与已有偏见进行抗争。随着人工智能逐渐侵入我们的生活,这些问题只会越来越多。如果人们要在不久的将来用机器人为世界构建模型,那么应该由男性和女性共同为这些机器人进行编程。

总之,我们需要一个在性别表现方面更加平衡的科学领域,从而不会让我们无法享受到每个人的创意和天赋;同时,通过科学的进步,设计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这样才能以最佳的方式应对世界所面临的挑战,推动科技发展,造福广大民众。

25位杰出的男科学家已经承诺支持这一计划,他们签署了一份内容清晰、目标可衡量的《承诺书》,他们提出的目标是:

促进女性获得研究资金;

提供平等竞聘机会;

在论文发表和版权领域努力实现更好的性别平衡。

这是我们所赞同的。我们应该注意优化女性工作者的成长环境,鼓励更多年轻女性投身科研事业。因为世界需要科学,而科学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女性。

(作者系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研究员)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kb106]
分享到:
TEL:010-58884117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