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跨个界,拿大奖

来源:科普时报 作者: 2017年10月18日 10:12
[导读] 

□ 尹传红

(图片来自网络)


国庆假期,迎来了新一年的诺贝尔奖颁奖周,六大奖项逐一揭开面纱。“化学奖又颁给了物理学家”、“诺奖告诉我们不要再熬夜”等话题引起了热议。为此,北京电台“照亮新闻深处”栏目专门做了一期直播节目。我去凑了个热闹,主持人张艳一上来就问我:化学奖颁给物理学家,奖励他们帮助了生物学家,听着绕口,这样的情况在诺奖中常见吗?

我说:不稀奇呀。比如说,1903年,居里夫妇和贝克勒尔因对发现“天然放射性”所做出的贡献,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学奖。8年之后的1911年,居里夫人又因成功分离了镭元素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32年之后的1935年,身为核物理学家的居里夫妇的女儿和女婿——约里奥-居里夫妇,因发现人工放射性现象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您说,这几位到底是物理学家,还是化学家呢?

再举一个更有戏剧性的例子:揭开原子内部结构秘密的英国物理学家卢瑟福,因为“对元素蜕变以及放射化学的研究”而荣获1908年诺贝尔化学奖。这位性情豪放、留着一把海象似胡须的仁兄在作领奖演说时打趣道:“在我的一生中,经历过各种不同的变化,但最快的一次变化要算这次了,一夜之间我从物理学家蜕变成了化学家!”

化学和物理学的研究都涉及物质(体)的运动、变化。它们常常交叉融合、互相渗透,具体言及某一研究项目到底归属谁的“领地”,有时还真说不清呢。不过,跨领域的研究容易出大成果,倒是不假。在我国,王选的成功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由王选主持研制所获得的成果,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引发了我国出版印刷业“告别铅与火,迎来电与光”的技术革命,也堪称汉字印刷术和汉语文明传播的一次划时代的革命。王选曾打趣说自己“人如其名”,一生都在“选”,而且在他的一生中,每到一个关键时刻,似乎都有一种洞察力帮助他选择正确的发展方向。

1961年24岁的时候,病中的王选做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即从硬件跨入到软件中去,做两者相结合的研究。跨学科、跨领域的两种背景交叉、融合在一起,使王选一下子就豁然开朗,找到了创造的源泉,蹦出了创造的火花,“很多新思想就提出来了”。这是他后来能够承担激光照排系统研制的决定性因素,由此也验证了控制论创始人维纳说过的一句话:在已经建立起来的学科领域之间的空白区上,最容易取得丰硕的成果。

当今科学的发展,已呈现出一个重要的、引人注目的特征,即既专门化又综合化,各门学科之间互相交错和渗透的趋势更为明显,而且出现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联合与交叉。概而言之,不同的科学知识是互相关联的,科学知识的基本进展通常是来自各种不同专业知识的融合。

再回想60多年前,动物学博士沃森,学物理出身、后来改学生物学的克里克,这两个名不见经传、专业基础也不甚牢靠的年轻人,居然能够在那一场意义重大且影响深远的“科学竞赛”中击败大方之家,做出了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杰出成就,摘取了诺贝尔奖桂冠,确实令许多人大跌眼镜。毫无疑问,他们的成功,亦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跨学科、跨领域的交流、探索和思考。

克里克曾在自传里提到,当时,科学界已有人认识到,把现代物理技术应用于生物学问题十分重要、大有可为。他得到忠告:“你应该到剑桥去(学习生物学)。”他感到非常奇怪,那时候大多数生物学家和化学家从未认真考虑过他们各自的领域是密切联系的。每一领域的科学家们在向自己的目标努力时,也很少注意到另一领域的情况。而使人们真正意识到两个领域之间联系的是一些崭新的、惊人的实验结果,它们以激动人心的方式明显地将不同的学科联系起来。

跨个界,拿大奖。相信,这样的事例一定会越来越多。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kb104]
分享到:

网友评论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验证码
TEL:010-58884117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