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科技活动周
分享到:

历史就是传染病史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 2017年06月09日 09:42
[导读]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研究历史、又懂点科学的读者应该熟悉这些说法:中世纪欧洲曾被源自东方的黑死病重创,改变了历史;印第安土著帝国不堪一击,是因为缺乏对旧大陆疾病的免疫力。这些“准常识”的普及实际只有40年。

1976年出版的《瘟疫与人》,改变了人们思考历史的方式;它的创意在《枪炮、病菌与钢铁》等畅销书中被一再重复。作者威廉·麦克尼尔,是一位研究人类各文明的大家,他说:“在我写的所有著作中,《瘟疫与人》无论在历史学家和医生们那里,还是在普通民众中,其受欢迎的程度都是最高的。”

《瘟疫与人》不光是一部人类传染病的主题史。麦克尼尔博征旁通,论及从罗马帝国覆灭到印度种姓制度形成的种种历史谜题。他的许多独特观点,已经被广为转述,不那么新鲜。但回顾一下原版,仍然挺有意思。麦克尼尔指出,雅典败给斯巴达是个偶然,因为公元前429年一场瘟疫杀死了四分之一的雅典陆军;另一个偶然,是科尔特斯率领几百人成功反攻和灭亡了阿兹特克,因为前一天大败西班牙人的抵抗军,一夜之间因天花死亡大半,还折了主帅。

麦克尼尔的核心创见是:历史学家没有认识到,同样的疾病在熟悉它的族群中较为温和,但在另一个没有免疫力的族群中可以极其凶恶,所以疾病的影响一直被大大低估。据麦克尼尔推算,一种新瘟疫变得不那么凶恶,需要120—150年。

麦克尼尔的观点被后来的科研论文频频响应。比如有个论点:非洲古文明比热带美洲的古文明落后,是因为非洲那些伴随灵长目的种类繁多的热带寄生物阻止了人类开拓新环境。

书中说,在暖湿环境中,单细胞寄生物可以在宿主体外长期存活,方便感染人;人类在热带非洲只能待在小圈子里,跨雷池就要被雷劈;比如非洲农民清空森林,结果是吸食人血的冈比亚疟蚊滋生;而欧洲殖民者强令开拓草原,结果是锥虫导致的昏睡病史无前例地爆发。


书中还认为:公元200年前后的几次大瘟疫,导致了罗马帝国人口减少和衰败。作者发现,16世纪西班牙人在美洲建立的奴役制度和农场,跟晚期罗马很像,应该都是应对人口减少的无奈之举。救护病人和安慰幸存者的基督教在瘟疫多发的年代赢得人心。汉帝国的崩溃和佛教传遍中国也被认为是同理。而6世纪开始横行地中海的鼠疫,也让欧洲重心转向北方。(高博)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kb104]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验证码
TEL:010-57713053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