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把“大科学”变成“大科普”

来源:科普时报 作者: 2017年09月30日 10:19
[导读] 

□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 杨焕明

人类基因组计划始于美国科学家1984年的讨论和建议,也是1990年10月1日在美国首先启动的。2003年4月25日,美国、 英国、德国、法国、日本和中国的政府首脑宣布这一计划落下帷幕。全球6个国家的16家机构在短短的13年间共同攻下了这个“生物的圣杯”,实属不易。而能让人类基因组计划与阿波罗登月计划、曼哈顿原子弹计划一起,被称为自然科学史上的“三大计划”,并家喻户晓,科学普及和传播的贡献不可或缺,需要大书特书。

说起来,人类基因组计划实施前,政府部门、科学界与社会各界,都有不少反对的意见。他们认为把 30亿美元用来搞人类的庞大无比的基因组序列,纯粹是拿纳税人的钱开玩笑!此外,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也是个大问题,很多人认为到2005年完成这个计划是“吹牛”。

说实在的,在那时能否如期完成,谁也心里无底——当时可是连现代化的测序仪器的影子都还没有,有点像“要为不可为”的想象。还有一个障碍便是科学研究领域的选择问题:自然科学要研究的问题很多,为什么要上这样的计划?这笔钱花到别的地方也许更值得、更实际,更多的科学家还担心“大科学”会影响小科学,“大中心”会危及小实验室的生存。

说的话也很难听,如批评这个计划是“过于偏激、过于集中,目标过多、预算过大”,而得到的东西,只不过是“一张部件名单”而已。而对于这个计划的具体项目,则更加刻薄,如“制图”是“在沙漠里建公路”,“测序”是“把苹果一个一个摆在地上,选择“模式生物”是拼凑“诺亚方舟”。最后,认为基因组计划建立的新技术,是“不用现在的Saturn火箭”,而要“追求奢侈、舒适的新航天飞机”。那时,好多人联名写信表示反对,结果原来的预算被砍了不少。

为了使科学计划得到普通民众的认同和认可,解决人们的各种置疑和困惑,科研人员身体力行,使出浑身解数,到处游说,到处讲演,最后,一个个原本束于高深领域的不善言谈的科学家,竟慢慢都变成了能说会道的科普宣传行家。

或许,“人类基因组计划”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最为成功的“游说”。 “人类基因组计划” 被民众接受的过程,即是社会学家、伦理学家、科学家对民众的一场有关基因的科学普及过程。

当时,阻力重重。对人类基因组计划最严苛的批评之一,是称人类基因组是个“社会泡沫”。他们说,金融泡沫破灭的时候留下的都是坏账,人类基因组“破灭”,则贻误万世,还断送了整个科学界的名声。十多年过去了,对人类基因组的非议已很少听到了。相反,在它的引领下,一个又一个后续计划正在进行。

2013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更在国情咨文中引用巴特尔(Battelle)研究中心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的经济影响》报告里的数据称,在人类基因组计划中每投入1美元,就会给美国经济带来140美元的回报。在同一份报告里还这样写道:投入110亿美元的超导超级对撞机估计大概能用30年,投资15亿美元的哈勃太空望远镜预期能用15-20年,而人类基因组序列则不会磨损或过时。相反,人类基因组更像是化学元素周期表,永不损耗,永不过时,将一直是推进科学认知的基础。

也难怪牛津大学著名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会说:“和巴赫的音乐,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和阿波罗登月计划一样,人类基因组计划是那些能使我感受到身为人类而自豪的人类精神的众多伟大成就之一。”

饮水思源。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成功,不仅是几乎直接参与人员的科研成功,也是他们科普的成功。在这一意义上,还要感谢当时来自政界、科学界、社会各界各阶层的质疑和反对,也正是为了应对这些质疑和反对,我们才把一个大科学变成了一场成功的大科普。对照如今对于新科学与新技术的质疑,我们是不是也应反思呢!

人类基因组计划也许可以作为一个正向的参照,为如何更好地推动中国科学和科普的长足发展以启示。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xiangzheng]
分享到:

网友评论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验证码
TEL:010-58884117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