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最后500只绿孔雀,美丽何处绽放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崔 爽 2017年08月25日 09:11
[导读] 

图片来自网络

“那一尾长长的羽屏,如云霞般散开,五色的尾羽烁烁闪光,宛如夜空中划过的一颗流星,脸颊上的一抹金色极为炫目,颈部鱼鳞状的羽毛变幻出蓝绿、古铜、金黄的颜色,它追随着最后一缕夕阳而去,只留给我永恒的背影。”

这段描述来自“野性中国”创始人奚志农,身为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师,他拍摄过的动物不计其数,17年前,绿孔雀振翅而飞的画面一直深驻于他脑海。

不同于景区和动物园常见的蓝孔雀,绿孔雀是完完全全的本土种群。它头顶绿羽高耸,通体华丽,叫声清亮穿透山谷。雄性绿孔雀高大威猛,最漂亮的尾羽有两米多,雌性绿孔雀虽然没有艳丽的尾巴,但也遍身华彩,“一身金翠画不得”。相比之下,雄性蓝孔雀的尾羽和体型都要小得多。绿孔雀的华美高贵还在于它面颊上的一抹金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是多少人辗转寻觅的“百鸟之王”。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明代吕纪所绘《杏花孔雀图》中,杏花树下拖着长长的华丽尾羽、优雅回眸的正是绿孔雀。更早的汉乐府名篇《孔雀东南飞》中的孔雀也是这种美丽的大鸟。

绿孔雀的珍贵不言而喻。它不仅位列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更是古往今来的吉祥象征,从孔雀舞到孔雀画,它优雅、高贵和惊人的美丽形象深植于传统文化中。

在中国,绿孔雀生活在云南中部和南部疏落的热带季雨林中,生性机敏,如果没有当地人的带领,一般无缘得见。据经历过两次绿孔雀野外调查的西南林业大学韩联宪教授回忆,多年前他在做怒江保护区调查时,曾在庄稼地里看到绿孔雀,绿中带翠,特别高挑好看。

就在几十年前,还有绿孔雀成群在林间栖游的盛景。今年三月,“野性中国”工作室去往云南绿孔雀栖息地探访,他们在调研手记中写道:“我们见到了杨老太太,老人家六十有五,知道我们是来找绿孔雀的,说如今可不好见了,她年轻的时候,这里的绿孔雀可是多的,经常能看到二三十只一起呼啦啦从山坡上飞到河谷里喝水觅食,晚上这绿孔雀鸣叫起来满山都是回响,虽然如今依然能听到绿孔雀的鸣叫,却只能偶尔见到几只。”

而今,绿孔雀却离灭绝只剩一步之遥。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曾在2013年至2014年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云南绿孔雀种群数量不到500只,这也代表了整个中国的数量。一个物种如果只剩500只,它就已经到了存活的最后关头。

目前,绿孔雀在云南的核心分布区位于红河流域中上游楚雄州双柏县以及玉溪市新平县,这里有庇护他们的森林、提供食物的农田和荒地、供它们饮水和玩耍的开阔的河漫滩。但正是这片“最后的栖息地”,如今笼罩在水电站建设的阴影下。

专家学者、民间机构、志愿者,关心绿孔雀命运的人迅速集结起来。今年3月,国内最大的三家环保组织联名向环保部发出紧急建议函,建议暂停红河流域水电项目,并重新评估其对当地生态,特别是对绿孔雀及其栖息地的影响。8月14日,一纸来自云南楚雄中院的立案通知书被交到“自然之友”手中,它标志着持续近半年的挽救濒危绿孔雀行动进入司法程序。无论结果如何,这都将成为中国环保史上的一个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千百年来,这种美丽的生灵被寄托了多少吉祥的寓意和动人的情感。如今,在水电站建设的轰鸣中,它们徘徊在灭绝边缘。北京南海子麋鹿苑内有一座“世界灭绝动物墓地”,其中排列着刻有近三百来灭绝的鸟类和兽类名字的多米诺骨牌,物种灭绝的哀歌低吟。如何让绿孔雀的生命骨牌屹立不倒,警钟已经敲响。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xiangzheng]
分享到:

网友评论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验证码
TEL:010-57713053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