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刘思齐:音容宛在,松林长青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严慧英
  • 2022-01-14 16:29



刘松林

(图片由作者提供)

2022年1月7日凌晨1时47分,刘松林阿姨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伤心欲绝。

松林阿姨,原名刘思齐,1930年3月2日出生在湖北。她是刘谦初烈士和张文秋的女儿。更广为人知的,她是毛岸英的妻子、毛泽东主席的儿媳妇。

我自小就管她叫“松林阿姨”。也许人们会感到奇怪,松林阿姨出身和成长于革命家庭,而我爷爷是科学工作者,两家好像不大可能产生交集。然而因缘际会,我们两家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交往,一直保持到第三代、第四代相交无间。在近七十年的岁月里,有着太多平凡而温馨的故事,也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图为严武光(左一)、刘松林(左二)、严陆光(右一)、吕锡恩(右二),1956年在莫斯科。

(图片由作者提供)

1949年10月15日,刘思齐与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结婚。朝鲜战争爆发,毛岸英主动请缨,要求上前线。1950年10月15日,毛岸英告别了结婚刚满一年的妻子,跨过鸭绿江,抵达朝鲜战争前线。一个多月后,1950年11月24日,毛岸英不幸牺牲,永远地留在了朝鲜那片土地上。

毛岸英牺牲后,为了帮助刘思齐从悲伤和痛苦的阴影中走出来,毛泽东主席鼓励她到苏联去留学。1955年9月至1957年9月,刘思齐在莫斯科大学数学系学习。她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刘松林,因为在志愿军作战室的旧址前,有一片苍郁的松林是毛岸英的牺牲地,那是朝方为纪念毛岸英烈士而种下的12棵松树。也许在松林阿姨心中,“刘松林”这个名字是她对毛岸英的思念寄托和纪念方式。后来她还给自己的儿子起名杨小英,也是为了纪念毛岸英烈士。

刘思齐与毛岸英

(图片由作者提供)

1955年9月,刘思齐要去苏联留学了。“延安五老”之一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奶奶得知这一消息,忙托我奶奶写信叫我的两个叔叔——之前抵苏留学的严武光和严陆光帮着关照刘思齐。就这样,我五叔和六叔在苏联与松林阿姨成为了同学和好友。

我的奶奶张宗英育有七子一女,可惜小姑姑严七光早夭,成了奶奶一生的伤痛。当我奶奶见到长相甜美可人,性格温婉敦厚的松林阿姨时,很快就认了她为干女儿。她们相亲相爱,往来近30年,直至1984年11月奶奶去世。我的妈妈胡立生也是20世纪50年代到苏联学习的留学生,跟我爸爸结婚后,她跟松林阿姨自然有了一种缘分上的亲近感。奶奶去世后,妈妈就成了我们家跟松林阿姨来往最多的人。

小时候,我在奶奶身边生活。每当松林阿姨来家里看望奶奶,我总是特别高兴。她对我非常好,会给我讲故事,关心我的学习和成长,像亲人一样,从点滴小事和细节上给我以关怀和温暖。

高山不语,静水深流。松林阿姨有那么大的名气,但始终保持本色。她为人诚恳,行事低调。记得有一次我陪她去参加一个报告会,会场里有听众提出,想听她讲她与毛主席和毛岸英之间的故事。松林阿姨说:“如果让我讲,我还真讲不清楚。你们就问问题吧,我来回答。”面对踊跃提问的听众,松林阿姨还真是有问必答,不遮不掩,娓娓道来。包括她是怎么认识毛主席的,毛主席如何关怀她的成长;还有,她是什么时候开始跟毛岸英谈恋爱,又是怎么相处的,诸如此类,真诚自然,特别亲切。还有一次,我跟松林阿姨一起吃午饭,她下午要去参加一个活动。吃过饭,她就去地铁站坐地铁了。我很惊讶,问她:“参加活动,人家不来接您吗?”她说:“不用了,大家都挺忙的,我坐地铁也挺方便的。”如果不是亲历其事,谁能想到,她竟然自己乘地铁参加活动。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松林阿姨诚挚谦逊、朴实无华的品德和行为我树立了永远学习和效仿的榜样。

图为刘松林(左)、严慧英(右)

(图片由作者提供)

记得我最后一次去看望她,是2020年1月9日。那天,我是带着女儿一起去的。松林阿姨坐在沙发上织毛线,女儿注意到她的头发有点泛紫的颜色,脱口就说“刘姥姥,您好时髦呀!现在就是流行染紫色的头发。”松林阿姨一脸不解地说:“是紫色吗?我从来没有染过发呀。可能是光线,也可能是洗发水?”接着,她就和孩子们一起分析推理找原因,最后的结论是“碰到紫药水了”。

此后,新冠疫情暴发,加之松林阿姨年纪大,身体不好,我也不敢轻易打扰。盼着一切正常后,再上门去看望松林阿姨。然而,未及疫情结束,却传来噩耗。我追悔莫及。

斯人已去,音容宛在;松林长青,贞魂永存。松林阿姨安息吧,您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委员,严济慈和张宗英之孙女)


责任编辑:于翔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