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永不被抛弃
  • 来源:中国科普网
  • 作者:项铮
  • 2019-09-18 09:18

当任何医疗手段不能挽回生命的时候,是接受安宁疗护服务还是躺在ICU里用插管延长生命?目前我国很多医院设有安宁疗护机构,每个安宁疗护机构可服务2万人。一方面,中国的安宁疗护床位严重不足,另一方面,很多人对安宁疗护深有疑虑,认为安宁疗护就是被动等死,安宁疗护是安乐死......

观念,需要转变

“医生每天面临生死,很多医生更注重把病人从死亡边缘抢救回来,但是面对无法治愈的疾病时,他们往往缺乏安宁疗护的意识”,清华大学长庚医院疼痛科主任路桂军教授表示,“目前,我国接受安宁疗护的主要是晚期肿瘤科患者,事实上哪个科都有临终的病人,在我国的安宁疗护机构没有大面积普及的情况下,应让医生具备安宁疗护的意识和知识。”


路桂军教授告诉记者,统计显示,目前中国一个安宁疗护机构可满足2万人的需求。中国去年死亡人数980万,980万人中接触安宁疗护医生团队的不到5%。医护人员既要解决患者的病痛,也要抚慰患者的心灵。中国的安宁疗护治疗最大的障碍是临床的专业理论和专业性,如何有效提供必要的人文关怀和规范服务,需要培训,需要全社会的重视,需要推广这些正确有效的方法。

湖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谌永毅教授表示,“医疗应保障人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我们应找到契合符合我国国情、符合群众需求的安宁疗护的切入点。我国的安宁疗护服务起步晚,从临床上要建立同质化、标准化的模式。死亡是有温度的、有价值的,只有意识到这点,中国的安宁疗护才能成长起来,发展的更好,惠及更多公众,才能够让人的生命在最后谢幕的时候宁静安详,有价值和尊严。”

在患者生命的末期,让他们活得更长还是活的更好?清华大学长庚医院路桂军主任表示,“在好和长之间,我们应更加尊重患者的主观感受。安宁疗护就是希望为更多患者争取一些机会。”

 “安宁疗护不是放弃治疗,而是更加积极地治疗;安宁疗护是放弃治愈性治疗,对症处理永远也不会放弃;安宁疗护也不是被动地等死,而是提升生命质量”,谌永毅教授说,“相比于躺在ICU神志不清用插管来延长的生命,我认为安宁疗护更加人性化。人应该生的圆满死的温馨,而不是逝去的时候无比苍凉。”

镇痛至关重要

什么样的人应接受安宁疗护呢?湖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谌永毅教授告诉记者,已经没有手术指征,没有放化疗的指征,生命周期预估在一年之内的肿瘤病人,当任何医疗手段都不能够挽回生命的时候,可以进入安宁疗护的病房。

“安宁疗护全程都会使用镇痛治疗”,路桂军教授表示,“我们放弃的是治愈性治疗, 对症处理是永远不能放弃的。疼痛即便到生命最后一刻,依然要为病人维护好生活质量,有完善的镇痛”。

记者了解到,在安宁疗护工作中,疼痛处理占50%以上。阿片类药物可以解决80%的临床疼痛,20%左右的难治性疼痛可通过微创技术解决。路桂军教授呼吁加大症状管理的力度。目前疼痛有药可用,呼吸困难也有药可以控制。目前的问题是可及性差,专业人员少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

正确看待安乐死

安宁疗护不是安乐死。安宁疗护是放弃治愈性治疗,不放弃对症处理。路桂军教授不支持安乐死,他表示,“安乐死不适合中国,起码在中国不宜过早推广。从医学的角度出发,人患病之后会有痛苦,医生要解决痛苦,把每一个因为痛不欲生,想安乐死的病人的疼痛缓解之后,患者就不会再想死了。我们应该把注意力引导到生前痛苦的关注上,而不是安乐死”。

路桂军教授表示,安乐死和自杀有共性,都是自私的行为。自杀是不告诉任何人,把痛苦留给世人;安乐死是通知周围的人,但是安乐死后,朋友亲人会有很多遗憾,生命末期无奈选择安乐死。

中国的死亡文化是善终文化,它比安乐死含义更广博,更适合中国传统。而且中国人的死,不仅是自己安详,也要逝者安详,生者安详。在东西方文化不断冲击的背景下,一些人认为自己的生命已经很圆满了,是时候该结束了,固然存在有值得尊重的空间,但是安乐死一定不是理性的最佳选择。因为生命不光属于自己,还属于家庭、属于社会。

“医护人员、教育行业都要普及死亡文化”,路桂军教授说,“死亡教育应该从幼儿园开始”。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