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更青睐“叛逆”型人才
  • 来源:科普时报
  • 2018-10-12 06:13

    随着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等奖项的陆续揭晓,国人又开始了对各位获奖者科研经历的大讨论。

    这一次,近邻日本再揽获一项诺奖。日本京都大学教授本庶佑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医学或生理学奖,使得近18年以来日本诺奖得主增至18人。平均每年一项诺奖,日本对此似乎有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而同为亚洲强国的我们,对诺奖的渴求则是与日俱增,在羡慕嫉妒恨的同时,我们也应该自问为什么?我国又该如何培养诺奖人才?

    2005年因“烯烃复分解反应”研究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美国化学家罗伯特·格拉布在谈到中国学者的学术创新时认为,中国学者目前的学术成就和创新关联度还没有那么大,这主要源于他们所接受的这样或那样的教育让他们过于循规蹈矩。

    学术上循规蹈矩的对立面无疑是叛逆和质疑。

    本庶佑在被问到“希望对想做研究者的年轻人说点什么”时表示,对成为研究者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都想知道,要有颗觉得所有事情都是不可思议的心。对教科书写的东西不要相信。经常保持怀疑。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真正的到底是怎样的,这样的心态很重要。

    一直以来,好奇心加质疑精神,做基础研究不功利,被认为是当代的科学精神,其实就是成功科学家身上夜以继日努力,必然会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

    2011年因“先天免疫系统激活”研究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美国免疫学家布鲁斯·博伊特勒认为,学校教育最重要的是培养学生对周围事物的好奇心,有时不要循规蹈矩地思考问题,在科研和生活中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也不必大惊小怪。

    2014年因发现新型节能光源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三名日本出生的科学家则是从企业科研起步,之后进入大学成为教授。

    校企合作的二元制人才培养模式在欧美国家的实施也不失为“叛逆人才”培养的一种模式。而在国内,这些“学术叛逆”行为并不被提倡和鼓励。

    当然,离经叛道的意义不是偏离科研成才的轨道,而是激发个人的创新意识和能力。从诺奖得主的经历可以看出,“叛逆”不失为人才培养的途径。

    那么,“叛逆人才”该如何培养呢?

    本庶佑认为首先要质疑和挑战权威。

    确实,书读得再多、学问再深,也不过是循规蹈矩式的研究,很难做出创新研究。

    当然,当前我国大中小学的评价考核机制也应该有相对的改革。因为创新不是灵机一动,更不是灵光闪烁,而是由基础知识日积月累铺垫而成,需要改革人才培养的常规机制,发现和挖掘“叛逆人才”。与此同时,我们的大中小学在面对“叛逆人才”之时,需要防范各种没完没了的考试扼杀学生的创新能力和想象力。

    此外,我国高校要更加注意引入交叉学科的人才培养机制。当前高校普遍沿用传统的学科培养体系虽有改观,但依然是大学科研的主体,而未来的创新人才往往是交叉学科的人才培养硕果。(科普时报综合报道)   

  • TEL:010-58884117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