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世界里的“年味儿”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付国丰
  • 2023-01-25 10:31

《星球大战》电影海报

在真正接触外星文明之前,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文化里有没有“年”这个概念,更不知道他们过不过年。但是我们总是禁不住去想象,并把“过年”写进科幻作品里。

作为世界流行文化中知名度极高的系列作品,《星球大战》中充满了人间烟火气,在那个银河里,人们同样要过年。他们的“新年庆祝周”要持续5天。新年之前,来自银河各地的乐队、军队、花车聚集到银河首都星球科洛桑,参加盛大的阅兵式,揭开新年庆祝的序幕。阅兵式后就是各种庆祝活动,最有趣的就是“银河博览会”,许多星球都会把自己的产品送来参展,而人们在参观、购物的同时还能看到各种演出。

和“新年庆祝周”一样重要的全银河的节日还有每年3月19日的共和国日。顾名思义,这个节日庆祝的是银河共和国成立。虽然它相当于国庆节,但对于有2万多年历史的银河来说,它所象征的和平、进步,和对新一年的庆祝同等重要。

《星球大战》中还有一个节日也值得介绍,那就是居住在沙漠行星帕萨纳的阿基人的先灵节。到了这一天,当地人穿着彩色长袍,放起五彩缤纷的风筝,品尝美味的点心。虽然它不是全银河的节日,但它居然每42年才举办一次。就冲着42年的盼望,这个节日的隆重性就不亚于新年。

离开《星球大战》,回到我们中国人创造的科幻作品。

马伯庸写过一个科幻短篇《大冲运》。火星冲指的是火星和地球距离最近的时间窗口,这个窗口打开的时候也就是在火星工作的无数地球人回家团圆的时候。于是,大约每两个地球年一次的火星冲,就成了火星的“春节”,上演着一个个抢票或者抢不到票的故事,也就成了火星的过年文化。

《潮时空过年》是某电商拍的一部科幻广告片。虽然推销的是冰箱、手机等商品,但在短片中大家都用上了AR、VR装备,这些商品也都智能得很,在“过年”这个背景中十分讨喜。

而说到科幻电影,大概我们都还记得《流浪地球》中过年的情节。

在毁灭性的灾难面前,人类带着地球踏上了长达千年的求生之路。极寒的地表不适合人类居住,人们住进狭窄的地下城,过着物资匮乏的生活。即使如此,我们仍然没有忘记过年。不但有舞狮,还有用地球发动机制造烟花效果的春节十二响。而在影片的最后,主人公们在2075年除夕付出巨大的努力和牺牲,终于拯救了地球。

最后说说科幻春晚。

那是2016年春节期间,刘慈欣等中国科幻作家以接龙的方式写了一篇科幻小说,这就是科幻春晚的开端。后来科幻春晚延续下来,参加的作家也越来越多,很多作家很自然地把过年写进小说。

《2044年春节旧事》里,春晚剧组煞费苦心地找到了全国最后一个没上过春晚的人;《“北京西”太空电梯修理记》说,每年到春节的时候要回家的人太多,远远超过了太空电梯的承受能力,为了维修它人们想出了“曲线救国”的办法;《最后的春节》里,外星人干预地球人的生活,春节即将消失,而人类也即将消失……

科幻作家们展开想象力,展示着在未来、在宇宙中“过年”可能发生什么事。这些事情有的可笑,有的让人发窘,有的令人感动。未来的人们读到了,也许会心一笑……

过年是我们中国人基因中的一部分,是每个人每个细胞中DNA长链上四种碱基组合成的一段坚不可摧、每年都会表达的信息。哪怕未来我们进入银河,走遍宇宙,这段信息也不会被删除或替换。无论在宇宙的哪个角落,只要有中国人,就会有对未来的祝福,对团圆的期盼。

让我们在宇宙的尽头守岁,等待着新年第一天的黎明。

(作者系科幻作家,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于翔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