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细菌室友,如何塑造出现在的你?
  • 来源:环球科学
  • 2020-10-02 22:17

  撰文: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红猪

  当新冠肺炎席卷美国,我们大多数人都成了家里蹲。因此记者艾米莉·安特斯(Emily Anthes)的新书正当其时,书名就叫《伟大的室内生活:关于建筑如何塑造我们的行为、健康与幸福的意外科学》。了解居所,可以让你从幽居病中分分心。

  这本书中谈到了五花八门的室内场所。其中一章考察了鼓励居民多锻炼的建筑设计。比如有公寓设计者无意间想出了这样一条惊人的计策:把楼梯间造得宽敞明亮,住户就喜欢走楼梯了,因为走起来更舒服了。

  另一个小节分析了对抗洪水的几种方法,那就是放弃对抗直接认输:建房时安装能吸收水分的“浮力块”。它们吸水后会膨胀并撑起房子避免其被淹没。只是走到前门时就得小心了。

  书中的其他部分写了监狱、医院、办公室、智能住宅、自闭人士住宅,甚至还包括了在太空中的生活空间。比如国际空间站的俄罗斯区就辟了一间温室,用于验证地外农学。在轨道上种菜似乎能人兴致高涨,发明个小行星带罗宋汤出来也不一定。

  以上内容都很精彩,但真正抓住我内心的,还是书中的《室内丛林》一章,它写的是我们的居所,也就是我们已经瞪视了几个月的那些墙壁。当然,比起抓住我的内心,或许还是说抓住我的腋窝更加合适。书中提到,在女性比男性多的住宅中,会有大量乳酸菌,因为“那是阴道微生物组的主要成分”。这项研究还指出,当男性占多数时,住宅内会出现大量在肠道、皮肤和腋下茁壮成长的细菌。读到这里我忽然感到一阵异动,仿佛听到有数以千计的读者惊叫一声,然后赶紧跑去打开窗户。

  住在室内,自然要和这些与人类相关的微生物群落分享栖息地。随后,安特斯谈到了2016年有关亚马孙盆地的一项研究。科学家在几个社区的不同住宅中采了样,有的位于一座偏远村庄,有的位于人口逾200万的城市玛瑙斯。那座村庄的敞开式茅屋中主要包含土壤、水和昆虫表面及内部的细菌。而玛瑙斯的城市住宅中的细菌,则主要来自人类的表面和内部。

  在一条脚注中,安特斯提到:对于不用长期处在围墙内和屋顶下的野生动物而言,它们在家中几乎不会留下多少自身的痕迹。她援引了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生态学家罗伯·邓恩(Rob Dunn)的说法。邓恩参与了上述研究,同时还研究过黑猩猩的巢穴。他表示:“这些巢穴中充斥着环境微生物,根本看不出黑猩猩曾经住过。”至少光凭细菌是看不出的。

  安特斯在书中搜集了大量研究成果,证明了家里有合适的微生物组合能够促进健康。例如,在农场上长大或者与狗相伴的孩子,对哮喘有一定的抵抗力,这多半是因为动物身上的微生物训练了年幼的免疫系统。对于家中没有这类微生物的孩子而言,当一个微小的闹事者发现他那温暖湿润的身躯时,这个孩子可能会出现缺乏防备的情况。

  细菌上的显著差异甚至存在于不同的农业社区之中。《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与阿米什人(Amish)相比,运用现代农艺的哈特莱特派信徒(Hutterites)的儿童哮喘发病率高出了4倍,而前者至今仍用马匹耕地。与年幼的哈特莱特人相比,在阿米什人孩子的体内,对抗感染的白血球明显更多,而哈特莱特人体内参与过敏反应的细胞却更多。这种差别的根源可以在他们的家里找到:阿米什人住宅中的灰尘比较特别,比哈特莱特人的附着了更多细菌。

  安特斯在书中列了一张健康家庭微生物组的处方:“处处保持干燥,丢掉添加了抗菌剂的清洁剂、纺织品和其他材料。多开窗。养条狗。”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