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藏书票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金涛
  • 2021-04-08 14:47

《古滕堡的学徒》,[美]艾利斯·克莉斯蒂著,章晋唯译,台湾寂寞出版社2015年出版。

《古滕堡的学徒》书内的3枚谷登堡超典藏藏书票。

日前,淘得一本《古滕堡的学徒》,这是涉及活字印刷术发明史的著作,却是以历史小说的形式表现,颇为别开生面。作者艾利斯·克莉斯蒂,一位美国女作家,同时又具有专业印刷师的身份。她出身于有着印刷传统的家庭,祖父就是一家铸字厂的老师傅。她本人16岁就开始印刷书籍以及各种印刷品,在祖父任职的出版社工作,一直到后来拥有自己的印刷机。“25岁左右,我在加州攻读新闻硕士,同时获选为当地活版印刷出版社的首位学徒。”艾利斯·克莉斯蒂如是说。这位对印刷术颇有研究的作家,后来随德国丈夫一道移居德国,在柏林住了5年,多次造访金属活字印刷发明者的故乡——美因兹。在此期间,她访问了多位研究传统印刷术的学者,研读了五百年来堆积如山的相关书籍,终于还原了历史真相。这就是《古滕堡的学徒》中揭示出来的:古滕堡、投资人法斯特和学徒彼德三人在破旧印刷工坊研发,模式宛如今日的车库创业,而这门技术最终影响了现代世界。

古滕堡,今通译为谷登堡(1394~1400—1468),德国人。据《辞海》:他年轻时曾学习金工。1437-1445年间,从事金属活字的铸造和金属活字版印刷的研究,1450年前后用所制活字字模浇铸铅合金活字,排版印刷了《四十二行圣经》等书,为金属活字排版印刷的发明人。

另据北宋沈恬《梦溪笔谈》:宋庆历年间(1041-1048),宋人毕昇(?—约1051)发明在胶泥上刻字,一字一印,用火烧硬后,便成活字。他还研究过木活字排版。毕昇是我国活字版印刷术的发明者。可惜的是,东西方两位活字印刷术的伟大发明家,在时空中擦肩而过,失去了学术交流的机会——在人类历史上,这类憾事是经常发生的。

《古滕堡的学徒》这本书在装帧设计上也颇费功夫,以体现古香古色的风格。封面封底均采用少见的硬纸板,封套画“黄金美因兹”为Franz Behem的木刻版画(1565年)。书中的标题和内文的英文、数字,采用英国古老的书籍所用的字形。最为值得称道的是,每本书的封三附有一个透明纸袋,内有3枚谷登堡超典藏藏书票,一是为木刻版画“黄金美因兹城”,一是古画师手绘彩饰(类谷登堡字形设计),还有一张是文艺复兴名家版画(金属活字印刷坊)。对于我来说,这是意外的惊喜。

关于藏书票,该书指出:“文艺复兴时期,印刷术兴起,书籍产量大增。贵族与学者便设计出藏书票,贴在书籍的扉页上,作为自己藏书的标志。”简明扼要地把藏书票的起源、功能以及与印刷术发明之间的关系点明了。

据我国著名藏书家唐弢在《藏书票》一文中所言:“欧美藏书票的发现,以德国为最早。就现在所有的资料看来,第一张藏书票的制成远在1480年以前,画上一天使手捧盾牌,牌上图腾似牛非牛。这是在一位名叫勃兰登堡的藏书上发现的。德国的藏书票带着浓重的装饰风格,构图谨严,风靡一时。意法等国流行罗哥哥式(Rococo)的藏书票,和十七世纪的建筑物相似……”“日本的藏书票,在模仿了一通欧洲形式后,建立了自己的风格,这便是以浮世绘为底子的纯粹东洋形式的图画。”(见《唐弢书话》)

至于我国的藏书票,唐弢认为:“我国文人积习相沿,用的大都是藏书印。只记得郁达夫、叶灵凤两位有藏书票。叶灵凤且为藏书票收藏者之一。因为这也和邮票一样,成为可以收藏的对象了。三十年代新的木刻兴起以后,藏书票之作,屡见不鲜,不过大都着重于图案的试作,并非真为藏书而刻。”近日读翻译家赵瑞蕻教授(注:司汤达《红与黑》中译本最早的译者)的回忆录《离乱弦歌忆旧游》(文汇出版社),得知这位诗人也是藏书票的爱好者,书中有他的一幅藏书票照片,并附有他写的诗《我的藏书票》的手迹:

哦,我的Ex Libris/画面是我的头发似流云,/海鸥恬静地飞翔舒展双翼,/右下角是瓯江、帆船,诗人在海滨。/对着波浪放歌,伸出双臂。/顶上是德文“诗与真”;左边英文“甜蜜与光明”;右边法文“红与黑”,/这就是我的追求,我的欣慰。(一九九〇年春三月作)。(注: Ex Libris是藏书票的替代词,各国通用)

赵瑞蕻教授的藏书票,极富个性,正如他的诗所表达的,包含了标准藏书票的各要素。这是文人藏书票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如今,我国的藏书票呈现风格多样的喜人局面,有的继承汉唐石刻壁画的风格,有的沿袭古文篆书的传统,有的借鉴希腊神话的神韵,有的效仿漫画卡通的夸张,有的取材于文学名著的情景,各有千秋,多姿多彩。它们像邮票设计一样,已经不单纯是藏书的附庸,更多的是具有个性化的特殊艺术品——正是如此,如今国际间的藏书票展览与交流活动也多了,涌现出不少有才华的藏书票设计家。

由此,我倒是主张,出版社在出版新书时,能请美术家创作与该书内容相符的藏书票,像《古滕堡的学徒》所附的藏书票以赠购书人,这对于提高读者阅读兴趣与收藏品位,肯定是有益的,同时也扩大了藏书票设计家的影响。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