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杂志与一个民族的想象力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韩松
  • 2018-08-30 16:45


21世纪前10年或15年,中国科幻进入了一个很灿烂的时期。生机勃勃的科幻更新代作家也登场了。这跟中国社会发展到一个新阶段有关。2010年中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同年中国制造业产值超过美国成世界第一。这年举办上海世博会,实现梁启超《新中国未来纪》梦想。八零后作为划时代的一个群体登上历史舞台。2011年中国城市人口超农村人口。2012年召开十八大,中国开始历史性变革,进入新时代。《三体》的诞生和影响,不是偶然的。它是中国现代化经过漫长发展积累到今天的结晶。

    

所以,我觉得,《科幻世界》不仅仅是推出了一些作家、发表和出版了一些小说,举办了四次国际科幻会议,它就是这个民族历经磨难而崛起的一面镜子。它也为民族的复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首先,是它保存我们想象力的火种。爱因斯坦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中国人本来是极有想象力的民族,但它的历史也是想象力逐渐丢失的过程,到近代,越来越缺乏对世界、对未来的想象,变得保守封闭,这是清朝败亡的重大原因。试想,如果1983年,《科幻世界》也倒下了,全国没有一本科幻杂志,今天会是什么样?鲁迅开始的事业可能就真的断掉了。如今,《科幻世界》培养起来的广大科幻迷分布在各行各业。一旦杂志有难,他们会忽然像从地下冒出来一样,进行大力声援。是这本杂志唤起了人们内心的一种持久的特殊感情。这是人类生存发展最宝贵的东西。

    

其次,它让想象力成为一种生存方式。我认为,科幻代表的想象力本质是一种博爱,是一种包容,与很多素质和能力有关,比如:科学视野和理性思维;好奇心;摆脱了课堂填鸭式教育的主动学习兴趣;带有冒险性的实践、探索和试错行动;批判性思维和质疑精神;人文素质;跨学科基础;综合思考问题的能力;等等。目前看来,这些越来越重要了,不但决定着一个学生毕业后能否找到好的工作,更决定了中华民族能不能在本世纪中叶实现现代化。

    

再三,它还让想象力成为一种跨文化的话语。四次国际科幻会议搭起了桥梁,找到了一种中国与世界沟通的重要语言。在多元文化的融合上,科幻无疑是做得最好的之一。一批中国科幻作品被热情的外国人自发翻译到世界上。在中外文化交融的平台上,展现了文化自信。

    

当然,不仅是想象力,按《科幻世界》编辑刘维佳的说法,科幻勃兴,根本上是大国崛起雄心或野心的展示。写科幻最重要的是要有雄心和野心。所以说,从老一辈科幻人的身上,我看到的是这个民族不畏艰辛不折不挠一定要“雄起”的精神。

    

《科幻世界》举办的2017年成都国际科幻大会开得十分成功,将成为中国科幻迈向更高阶段的契机,使我们有信心应对新的挑战——如何适应中国进入新时代后的情况变化;如何在经济利益分化格局下保持科幻界的纯结和团结;如何打造出第二个、第三个刘慈欣;如何在科幻的文学性与科学性相结合上取得新突破;如何拍出中国本土的真正一流科幻大片;等等。

    

有人说,科幻改变了很多。的确。仅仅刘慈欣就影响了中国人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但说到底,科幻又并不能真的改变什么。在我看来,它最有意思的是,把我们从地球的现实世界带到了银河太空,去探索一些“无用”的东西。它们是虚幻的、缥缈的,甚至永不能实现的。这方面的重要价值,它对一个民族长远生存发展的深刻意义,中国人今天才逐渐意识到了。这里面有着《科幻世界》彪炳史册的功绩。谢谢《科幻世界》!

  • TEL:010-58884117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