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我走入一个绚丽的大自然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张劲硕
  • 2019-09-09 16:22

带我走入一个绚丽的大自然

——读唐锡阳先生著作随感

唐锡阳先生。供图/沈孝辉

我第一次读唐锡阳先生的文章是在小学四年级。1988年的《少年科学画报》刊登了一系列介绍自然保护区的文章,也正是在那时,我对自然保护区有了初步的认识。其中,关于卧龙自然保护区的文章,便出于唐先生之手。

1990年,我读到《珍稀动物大观》(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1989年出版),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刘后一先生和北京动物园的陈金兰女士。书中提到:“1982年秋,《大自然》编辑唐锡阳同志,在当地向导带领下,登上了梵净山,爬上了高不可攀的金顶,经过6天6夜,终于见到了黔金丝猴。”当时正是我对野生动物着迷的时候,从此,我开始寻找这本介绍大自然的杂志,以及关注这位亲眼见到珍稀动物的人。

1991年,我在北京自然博物馆参观,终于见到了《大自然》杂志,并发现这本杂志近乎每期都有唐先生关于自然保护区的文章。更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同时买到的《自然保护区探胜》一书,作者竟然就是我已经“相识”的唐锡阳先生。

随后,我前往设在该馆内的《大自然》编辑部,补齐了创刊以来的所有期号。从此开始了我与《大自然》以及唐锡阳先生的不解之缘。而《大自然》杂志和《自然保护区探胜》成了我的启蒙读物。

《自然保护区探胜》收录了唐先生发表在《大自然》杂志上关于中国自然保护区的文章。1987年和1990年新世界出版社出版了两个版本。第一版收录20篇文章,采访24个自然保护区;第二版收录24篇,采访27个保护区,基本上是一个保护区一篇文章。这本书就是后来的1997年版《环球绿色行》(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卷的主体部分。

唐锡阳先生深入实地考察,所写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感受的。唐先生在野外见过不少珍稀濒危动植物:大熊猫、朱鹮、白鹤、银杉、黔金丝猴、鸟岛的各种鸟类、扬子鳄、扎龙的鹤……。他捕捉各种动植物的特征,动物的一个细微的动作、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儿;植物的一个轻微的摇曳、一撇婀娜的姿态,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其文流露出单纯的自然之美,令人回味无穷。唐先生每一篇文章都引经据典,远到古籍典本,近至科技工作者的研究论文、学术报告。他引用大量科学资料或文献,介绍自然生态、地质地理、野生动植物,而他的描述又不完全是科学家所通常使用的、枯燥乏味的科技术语,而是言简意赅、通俗易懂的艺术语言。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唐先生以一名记者的敏锐眼光,以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执著精神,抓住每一条有价值的线索,从不轻易放过。尤其是他不厌其烦地采访,虚心地请教了许多科学家或科技工作者,这里面包括诸多对生物学贡献卓绝、后来颇有名气的科学家。

当年唐先生访问卧龙自然保护区时,带他跟踪大熊猫的是胡锦矗教授;与唐先生“篝火旁谈话”的乔治·夏勒(George B. Schaller)博士是杰出的保护生物学家;此外,朱鹮的再发现者刘荫增先生,鹤类专家甘声芸先生,银杉的发现者钟济新教授,黔金丝猴的研究者谢家骅教授,东北鸟兽专家马逸清教授……都是唐先生的采访对象。他还采访了众多基层科技工作者,包括那些辛勤工作在自然保护区的一线同志。唐先生从科技工作者那里获得了科学、权威、前沿、准确的第一手资料。

后来,唐锡阳先生还出版了蒙古文版《天鹅之歌》,在妻子马霞·玛尔柯斯(Marcia B. Marks)女士协助下出版了英文版Living Treasures。

1988~1989年是“环球绿色行”阶段。自1988年6月始,唐先生先后访问了苏联、德国、瑞士、法国、英国、美国以及香港的50余个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1992年7~8月,还访问了加拿大。之后,他潜心著写《环球绿色行》,并于1993年10月由漓江出版社出版。这则是1997年出版的《环球绿色行》外国卷的主体部分。

如果说《自然保护区探胜》是在着重传播科学文化知识,那么《环球绿色行》则可谓传播生态文明思想。当然,唐先生以前的严谨、执著、敬业的精神,在使用语言上游刃有余的功力并没有改变,而是更上一层楼了。

从《自然保护区探胜》到《环球绿色行》,这是一个转折,也是唐先生人生的一次飞跃。走出国门以后,他想的更多了,话也更敢说了。他把他在国外的所见所闻带给我们,让我们知道了西方人是如何热爱自然、保护自然的。唐锡阳先生是一位绿色的使者,为我们首先推开了一扇门,然后把我们领入这个本应更加绿色的世界。但唐先生又不是一个盲目的侍从者或是崇洋媚外的人,他在时刻联想到国家的历史、现在和未来,对国家、民族忧心仲仲,文章中充满了一种责任感。除具有类似与《自然保护区探胜》的各种建议和意见以外,《环球绿色行》一书中不乏具有中西思想文化的比较之言,可见唐先生的思路开阔了,也令我们,特别是年轻人为之一振。

之后,唐先生致力于环保方面的社会活动。这一创举就是和一批有志的年轻人组织大学生绿色营——带领年轻人深入保护区,了解中国自然保护的现状、国家和民族的现状。我为在大学时未能参加这个特殊的集体而深感遗憾,但我的心早已跟去。唐先生在这一时期又笔耕不辍地写了大量绿色文化思想的文章。从文章题目亦可看出这已不是当年的科学小品文或游记散文了,而俨然成为绿色哲学,甚至“绿色圣经”。我想,唐先生出版的《错错错:唐锡阳绿色沉思与百家点评》(沈阳出版社2004年出版)是他人生达到登峰造极之刻,因为应了韩愈那句“业精于勤荒于嬉,形成于思毁于随”的道理。此书还构建一个平台,让更多的人参与讨论生态伦理道德的问题。

对于我而言,我感激唐先生,是因为他的开创性的工作最先把我领入了一个最美好的领域,并改变了我的人生!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博士、高级工程师,国家动物博物馆科普策划人)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