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物殚心科普频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苏 青
  • 2019-01-15 09:41

巍峨 李振煜 摄

常言道“不打不相识”。我和林群院士也是通过相“打”才相识的。

2007年1月,《科技导报》学术期刊错误地将两位华人学者“对证明‘庞加莱猜想’做出贡献”,列为2006年中国重大科学进展。国内13位数学家院士遂致函时任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院士,要求严肃处理这一对重大科学事件遴选不当的错误。作为《科技导报》副主编和“2006年中国重大科学进展”一文执笔人,我对这一重大工作失误自然难辞其咎。

根据韩主席指示,我随即开始跟所有写信的院士电话联系;谁知,有的或是不接电话,有的则推脱没时间,有的一听是专门为此事来电干脆就挂了。林群院士是13位院士里署名最后的一位,只有他一个人最后答应和我见面,共商如何善后。也正是在他的帮助下,事情得到了妥善处理。就这样,我和林老师认识了,日后竟成忘年之交。

林群老师1935年7月出生于福建连江,1956年厦门大学数学系毕业,现为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这位中国科学院和第三世界科学院的院士,主要从事泛涵分析、计算数学研究,在微分方程求解加速理论研究中取得了一系列卓越成果,形成了系统的理论;曾获中科院自然科学奖一等奖、捷克科学院数学成就奖、“何梁何利奖”,是国内外知名的数学家。

林群院士不仅在数学研究上成就斐然,而且醉心于科普,近20年来,一直致力于把难学、难懂的数学理论简化再简化,直至低年级大学生甚至中学生都能读懂为止。2010年,我就任科普出版社社长后,拜访、求助支持科普出版的第一位科学家就是他。林老师没让我落空,很快就交出了《微积分减肥快跑》书稿。这本科普图书2011年1月出版后,立刻引起关注和好评,先后获中华优秀出版物提名奖、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优秀科普作品提名奖。

林老师告诉我,他之所以把那么多的精力花在科普上,是受数学家华罗庚面向生产一线推广优选法、统筹法的影响。一天,林老师打车去参加一个会议,上车后,司机就问:“您是干什么的呀,七老八十的还到处跑?”林老师答道:“我是研究数学的。”不料,司机脱口而出:“哦!0.618。”0.618是华罗庚推广优选法时经常要讲到的黄金分割数近似值。在林群看来,世界上还没有第二个数学家能像华罗庚那样把一个非常重要的数字弄得家喻户晓,连出租车司机都铭记在心。这件事激励着他要像华罗庚那样更好地从事科普工作。

2011年5月5日,科普出版社与京港地铁公司签署协议,资助“四号诗歌坊”公益文化项目,在北京地铁四号线车厢、车站以征集、展示优秀科学诗形式,开展科学文化宣传。林群老师应我邀请出席签字仪式予以支持,并鼓动曾庆存、严加安等院士投稿。拳拳之心,令人感动。

北京珠市口天桥上,镶刻有世界上最著名的三大公式:万有引力公式、质能公式和微积分公式。林群老师是研究微积分的专家,这些年来一直在研究如何用最简练、最通俗的方式把微积分讲清楚。半年前,他打电话告诉我,他只需用一张图、两句话就可以把微积分讲清楚了,希望我供职的中国科技馆以适当方式向公众展示、普及。他还说,一位家长用这套方法给刚上大学的儿子讲微积分原理,很轻松就搞定了。

2018年11月21日,我和同事前往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又一次拜访了林群院士。林老师新搬进的办公室非常小,大概10平米左右,堆满了书刊、资料。我开玩笑说:“都说院士享受副部级待遇,但在研究工作最需要的办公条件上,您和部级干部的待遇却相差太远了。”林老师忙回答:“很好,很好。只是太乱了点。”

扒拉开沙发上的书刊、资料坐下后,林老师给我详细讲解了他的微积分科普方法,并发出了“苦学虚读万卷书,巧思真传一句话”的感叹。在他看来,读再多的书,如果不能融会贯通,用简练的语言讲清楚最核心的内容,那书也是白读了。

接着,他又对微积分概念给出了更为通俗的讲解:“所谓微积分,就好比求一个油饼的面积,你可以先把油饼分成无数根油条,求得了每根油条的面积,加起来不就是油饼的面积吗?”我们最后商定,2019年春节前后,先请林老师到中国科技馆做一次微积分科普讲座,然后再探讨如何在展厅里进行相关的科普宣传。

写这篇文章时,离2019年春节已经不远了,遂谨作藏头诗一首,以表达我对林群院士的崇敬之情和恭贺之意:“林下书香论数形,群贤毕至共仰君。院所领衔泛函析,士林担纲微分赢。春耕戮力桃李茂,节物殚心科普频。快捷求解成一统,乐上眉梢不老情。”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