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虎”色变 其貌不扬的虎杖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祁云枝
  • 2020-11-07 10:49

    多年前,当我在植物园药用植物区为学生讲解蓼科植物虎杖时,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乡土植物大个子草,已经让英国人谈“虎”色变。

    虎杖的故乡在东亚,秦岭也是它的原产地之一。

    19世纪中期,当第一株虎杖从日本漂洋过海落户英国时,它很快发现,这里四季温和的海洋性气候,即刻唤醒了体内狂野的“虎性”——没有了故乡冬季低温的遏制和天敌害虫的侵袭,每时每刻都可以伸胳膊伸腿,并且想怎么伸,就怎么伸。

    钻出地面后,一个月可以窜高1米,最终可以长到8米高!呵呵,8米,这可是做梦都想不到的身高!能够像一棵大树那样俯瞰众生,那种感觉很美妙,这和故乡2米的身高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布满紫红色斑点的茎秆上,从稍显膨大的关节处伸出的绿叶,葳蕤蓬勃。

    一棵草,看上去就像是一大丛红绿相间刚劲的“铁丝网”。

    “胳膊”如此给力,“腿脚”也像是吃了“激素”。它那横走的地下根茎,在这里有了极强的穿透力,可以从水泥板、沥青路或者砖缝中钻出来,并且依靠其强壮的根系把裂缝撑大。仿佛压抑了几世的憋屈终于可以释放,浑身上下有着使不完的劲。

    将身边的植物挤出领地,在虎杖眼里,就是碎碎个事。建筑物遭遇它也变得战战兢兢。

    它的根系也超级庞大,既可以横“跑”7米,也可以竖“跳”5米以上,很难清理干净。深藏的根系,能在土壤中潜伏10年,遇到合适的机会,又会“杖”根走天涯。

    以观赏植物引入的一株草,很快成为英国境内不折不扣的入侵植物。脱离了约束的虎杖,攻城略地,势如猛虎。英国莱斯特大学的生物学家认为,虎杖是世界上最大的雌性群体——它的繁殖力,无可匹敌!

    从此,如何将虎杖清理出自己的家园,让英国人伤透了脑筋。仅在2003年,英国政府就投入了15.6亿英镑用于清除虎杖,但收效甚微。这些年,欧美地区的法律中,已经明确列出严禁在野外种植虎杖,一旦发现,将面临牢狱之灾。

    虎杖,不仅改写了一些国家的法律,而且殃及平民。

    英国《每日电讯报》2014年3月31日报道,一名患偏执狂症状的英国男子麦克雷,因过度忧虑自家遭到虎杖的“入侵”,竟然杀死妻子,然后自杀。

    麦克雷在遗书中写道:“我觉得自己并不是邪恶的人,但虎杖从罗利·雷吉斯高尔夫球场翻墙蔓延至我家,使我的头脑失去平衡……绝望到这样一个地步,今天我杀死她(意指妻子),因为我不希望自杀后让她没有收入却独自过活。”

    演绎到如此地步,虎杖也委实令人发指。然而,发生的这一切,都是虎杖的过错吗?

    在故乡东亚,包括我所熟悉的虎杖,都普普通通,就是一种个子高点儿的草。冬枯夏荣、安分守己,像个严于律己的孩子。管束它的,有冬季的严寒,还有一种名叫木虱的吸汁昆虫。

    木虱不会直接吃掉虎杖,而是像蚜虫那样吸吮它的汁液。木虱一旦发现食源,吃喝拉撒睡,就全都集中在虎杖身上,以此为家,大肆繁殖,虎杖的活力乃至身高因此套上了“枷锁”。

    了解了虎杖的生态习性后,英国政府开始允许用木虱来控制虎杖。从2011年开始,数以百万的木虱受邀前往英国,和虎杖开战。

    然而,引入外来物种帮助人类攻打入侵物种的后果,会不会是引虎驱狼,现在还很难说。

    澳大利亚1935年引进两栖动物甘蔗蟾蜍,原想控制当地一种吃甘蔗的甲虫。但引进后科学家发现,这种蟾蜍不仅吃甲虫,而且吞食其他种类的小动物,且数目惊人。还有,木虱并不总是对环境有利,一种木虱在1998年混进柑橘产业非常发达的弗罗里达,就传播了柑橘黄龙病(HLB)……

    基于此,英国环境研究组织正在进行多种试验,确定木虱是否还吃虎杖以外的植物,以确保这种昆虫只对目标植物有效。

    这是一场漫长而充满未知的战争,昆虫与植物、人与动植物、动植物与生态等等的关系,都需要认真思考和研究。

    达尔文说,人不能真正产生可变性。

    当人类失却谦逊想要随意改变物种的习性为自己服务时,植物内部的飓风,便化作变性的虎杖,给人当头一顿猛击。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