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地图及三叶虫僵石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刘为民
  • 2020-11-07 10:45

    文坛赛先生

    1914年9月的一篇《鲁迅日记》载:“午后陈师曾贻三叶虫僵石一枚,从泰山得来”——这枚“僵石”就是三叶虫化石,相当名贵。三叶虫属古生节肢动物,兴盛于4.5亿年前的奥陶纪,消亡于2.5亿年前的二叠纪末。翻开《鲁迅全集》第一篇《人之历史》里,就有鲁迅制作的地球生物进化图表;鲁迅深知这件化石的意义和来历。陈师曾即文史名家陈寅恪的长兄陈衡恪,是鲁迅在南京路矿学堂的同班同学,五四时期的著名画家,深得梁启超的赏识与推崇;他和鲁迅一起东渡日本留学且交情深厚。1912年,鲁迅受蔡元培邀约来到北京入职教育部,陈衡恪也到教育部任职又与鲁迅聚首,工作和生活中经常见面。这枚来自五岳之首的“三叶虫僵石”,见证了他们的友谊,也因为陈衡恪深知鲁迅对生物化石的喜好和为祖国研究地矿的豪情志趣。

    当年的南京矿路学堂与天津中西学堂(即后来的北洋大学)齐名——曾被誉为我国矿业教育的最高学府。鲁迅入学三年里,课程涉及物理、算学、化学、矿物学以及测绘等,鲁迅各门功课成绩均高于85分;1902年1月荣获毕业“执照”和全校唯一的金质奖章。其间鲁迅还到“青龙山煤矿”实习,了解当时新式的采煤方法。

    为学习的需要,鲁迅还采集了不少矿石标本。到日本后,鲁迅在东京上野曾参加浙江同乡会的活动,声讨国内出卖浙江矿权的丑恶行为;并结合实际问题,在《浙江潮》杂志发表了《中国地质略论》。1904年他又与顾琅合著中国第一部地质学专著《中国矿产志》,于1906年5月由上海普及书局初版,同年12月增订再版,1907年1月增订三版;在8个月内3次重版。当时的“农工商部”给予很高的评价,又被学部批准为“国民必读书”和“中学堂参考书”。

    鲁迅计划把《中国矿产志》的编著继续推进,力求更加详尽精确,还特地刊出《〈中国矿产志〉征求资料广告》:“惟望披阅是书者,念吾国宝藏之将亡……凡有知某省某地之矿产所在者,或以报告,或以函牍,惠示仆等……则不第仆等之私幸,亦吾国之大幸也。”为了写好这部专著,鲁迅“特搜集东西秘本数十余种。又旁参以各省通志所载。撮精删芜。汇为是编”。尤其是鲁迅发现日本农商务省地质矿山调查局的秘本《中国矿产全图》后,“急转借摹绘。放大十二倍。付之写真钢版以供祖国。图中并附世界各国地质构造图二张,尤便于学者之参考”——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科学院院士黄汲清认为:鲁迅应该是我国第一位撰写中国地质学著作的学者。在《而已集·革命时代的文学》中,鲁迅也曾明确地表示:“我首先正经学习的是开矿,叫我讲掘煤,也许比讲文学要好一些。”足见他对自己所掌握的地质——矿物学知识,一直都充满了自信;而对于地图,鲁迅始终表现出格外的重视与喜好。后来他到上海参加了“左联”,当时中共地下党组织经常给鲁迅通报关于江西革命根据地的斗争情况及相关材料,鲁迅曾计划写一部关于红军战斗与根据地生活的长篇小说。1932年夏,红军将领陈赓负伤来上海治疗,鲁迅得知消息后决定请陈赓到家里来详谈,进一步具体地了解革命根据地的生活和斗争情况。

    这天中午,日丽风爽;陈赓如约来到鲁迅在上海的住所——北川公寓,两人一见如故,促膝交谈。陈赓是学习过测绘与制图技术的黄埔军校高材生,在讲述过程中,结合具体战况、地理形势,给鲁迅画了一张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草图”。鲁迅非常珍视这张图,夹在一本书里珍藏起来;解放后,由鲁迅夫人许广平先生捐赠给国家。当年,陈衡恪送给鲁迅的“三叶虫僵石”不知还在不在?但有资料显示:为纪念鲁迅诞辰95周年,1976年10月《北京日报》曾刊发12幅鲁迅生前照片及相关史料,其中就有陈赓手绘的这张“草图”。

    (作者系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南京大学博士后)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