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本期头条 > 正文

刘汉俊:伟大抗疫精神是科学精神的现实表现

来源:科普时报 作者:刘汉俊 2021-06-01 14:51

“人民至上 生命至上”八个字映入我眼帘时,脑海闪的画面是2020年1月23日开始武汉封城,是人类历史上最悲壮的一幕,也是人类抗疫史上最伟大的一页,壮举和奇迹的背后是科学的力量。

整个疫情期间,我身在北京,但心在武汉。因为在武汉长江边上住着我的父母,他们整整90天没有下楼,我知道,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毅力才能够实现的。让我感到震撼不只是他们的自觉,而是一座城市的自律。

疫情缓解后我回到武汉,漫步在大街小巷,看到大灾过后的父老乡亲们依然挤公交、挤地铁、赶轮渡,依然乐呵呵吃热干面、炸面窝的时候,我有一种想落泪的感动,深刻体会到习近平总书记为什么说武汉不愧为英雄的城市。今天的武汉满血复活、鲜活和繁荣的背后依然是科学的力量,这是医学的胜利、科学的胜利、人类的胜利!

抗击新冠疫情战斗让我看到,医学、科学是降伏一切病魔的锐利武器,没有任何武器像科学技术深刻而长远地影响人类社会改变历史的进程。

马克思曾指出“把科学首先看成是历史的有力的杠杆”,科学技术革命是“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力量”。但是,科学不等于技术,技术不等同于科学,技术进步也不等同于科学进步,更不同于文明进步。一块钢铁,既可以用来制作精致锋利的手术刀,也可能用来制造精确制导的导弹。技术需要科学的引领,缺乏精神支撑、思想引领、文化滋养、道德约束的技术,一定是戗害人类的武器,是疯子手里的一把刀。

从蒸汽机革命到电机革命,从信息革命到新能源革命,人类社会经历了四次技术革命,也经过了四次科学革命,但技术革命不等于科学革命。科学革命必须具有科学思想、科学精神、科学原理、科学道德、科学态度及科学方法。哥白尼的“日心说”思想体系和开普勒、伽利略、牛顿的自然科学体系,开启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思想革命;能量守恒与转化定律、细胞学说和进化论,形成了人类认识自然的思想武器;对X射线、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揭示了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规律,变革了人们的世界观,突显了实践的重要性,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提供了产床;信息科学、生物工程等使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知高度、深度、广度、程度有全新的境界。科学是有思想、有精神,有温度、有情怀的,科学精神的内核和本质是真、善、美,所以说科学革命的品质远远高于技术革命。

中华民族诞生了许多思想的高峰,也创造了许多科学的高峰,中国科学家在创造一个个科技成果标杆的同时,也确立了一个个科学精神的高度。如果说屈原的《天问》是对神秘世界的科学叩问,柳宗元的《天对》则是对《天问》的回答,这是文学的对答,更是科学的对话。 中国古代科学家墨子、张衡、张仲景、葛洪、陶弘景、祖冲之、郦道元、孙思邈、毕升、苏颂、沈括、郭守敬、李时珍等等,他们是科学的巨匠,更是精神的高峰。

人类历史路途迢遥,唯有科学的阳光能照亮漫漫长夜。没有科学精神,中国的文明史会黯然失色,中国的思想史会缺章少页;没有科学精神,中国的人文精神会缺筋少骨肌无力,文化自信无从谈起。今天,人脑研究、生命科学、医学科学、人工智能、新材料、新能源、量子计算机的研发应用,正在考验我们的智慧和良知。

一百年来, 中国共产党团结和带领中国人民应对了一次次挑战、风险,战胜了一次次灾害、灾难。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战役中,诞生了“生命至上、举国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学、命运与共”的伟大抗疫精神,这是伟大的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的完美融合,是崇高科学精神的现实表现,那一个个生动感人的抗疫故事都是新时代的党史故事。

(作者系中宣部宣传舆情研究中心党委书记、主任,“学习强国”学习平台总编辑。文字内容来自MAST大家系列科技讲座第六期演讲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