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火星孤儿》中的创新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董仁威
  • 2019-06-04 14:41
《火星孤儿》,刘洋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12月第1版。


有人说,刘洋是科幻未来主义的代表作家,可是,他从人尽皆知的高考入手,从审视现实中的高考制度入手,这明明奉行的是科幻现实主义嘛。然而,小说的后半部却是用未来两种文明的冲突来反思地球文明,似乎又是用的科幻未来主义。谁见过把科幻现实主义和科幻未来主义那么融洽地融合在一起来写科幻小说?

有人说,这是一部软科幻作品,作品中充满了人文关怀,是对现实中不合理现象的反思;又有人说这是一部硬科幻作品,他设定的技术有详尽的细节,硬得不能再硬。其实,刘洋的《火星孤儿》,是软硬兼施的,这个也是创新。

读刘洋新作《火星孤儿》,经常会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一个为高考而建立起来的学校,无意中拯救了地球。这怎么同刘慈欣的《乡村教师》那么相似?一群乡村教师教育出来的孩子,在背诵课文时,竟避免了地球的毁灭。

这是两个类似的“点子”,其实,同一个点子,并非只能一个人写。这个人写了,那个人就不能写。若如此,有人写了外星人,写了星际战争,写了机器人与人的恋爱,后来人就不能写了?用推进器推着地球离开太阳系,也早已有人写过,刘慈欣在《流浪地球》里就不能写了?

问题是,同一个点子,有人写了,你也要写,就必须创新,从独特的视角切入,写成不同的故事。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故事来自唐代元稹《莺莺传》,脱胎于金代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点子一样,却让王实甫写出了新意,使《西厢记》成为传之千世的古典名著。

刘慈欣的《乡村教师》,说的是学生们背诵牛顿三大定律时,无意中通过了高级文明的检测,避免了地球毁灭的命运。而刘洋的《火星孤儿》,则是以高考之名为对付突发事件而有意建立的一所特殊学校,一所建立在离地球二万五千千米上空的地球同步轨道上的太空站,为的是破译外星文明通过石碑传来的信息,从而收到了外星文明的求救信号,避免了两个文明之间的战略误判,拯救了人类。虽然是类似的点子,但是,刘洋的创新是显而易见的。

有人评论,说《火星孤儿》是向韩松致敬,是一部以科幻现实主义手法创作的科幻小说。又有人说,《火星孤儿》是向刘慈欣致敬的作品,是一部以科幻未来主义的手法创作的科幻小说。

是的,我们读这部作品,看到了韩松那种诡异的文风,想起了《火星照耀美国》,看到了科幻现实主义从现实社会中的事物出发,生发出未来故事的写法。我们在作品中看到了对最常见的高考的关注。小说用了二分之一以上的篇幅,来编织每个学子都经历过的高考故事,以为是对现实中高考弊端的谴责。读完全书,才发现这所对付高考的学校,是人类刻意执行的一个拯救人类的“263”计划,与谴责中国的高考制度没有多大的关系。反而,对如训练特种兵一样极端严酷的极限生存训练,甚至残忍的、不人道的方法,比如用电极来惩罚学生,有了理解。因为,正是这种方法培养出了拯救地球文明和人类的一群高中生。

是的,我们读这部作品,看到了刘慈欣科幻小说的身影,看到了科幻未来主义手法的痕迹。作品如刘慈欣一样,构建了一些想象出来的科学原理,并根据这些原理推导出实施的技术细节,建立了现实科学中子虚乌有的“二维宇宙学”。二维宇宙学的核心技术是外星文明的“暗物质”。这种“暗物质”不是地球科学中所指的暗物质,而是处于二维空间中的电子。这是有一定依据的,理论物理学中的“弦理论”,就认为组成万物最基本的东西,是一种二维的弦,并由此生发出十一维空间理论。虽然这个理论体系并无任何证据,也遭遇到科学界的质疑,但是,它却为人类认识自然提供了很广阔的想象空间。

刘洋在《火星孤儿》中,建立了“暗物质”科学体系,一种能够自洽的体系。“暗物质”的性质,决定了与地球文明的矛盾冲突,引起了地球上的灾难。而用经过特殊训练的高中生,实现了与外星文明的沟通,找到了两种文明之间的关联,制止了地球上的灾难,拯救了地球与人类。这种“暗物质”及其生发的核心技术,是刘洋十分独特的科幻设定的创新。

刘洋的《火星孤儿》中,世界观的设定上也有创新。作品中用现有的物理定律不能解释“外星人”的许多事物,表达出对地球科学技术一些定论的质疑,似乎世界另有玄机。作品中暗示,现在的世界不过是我们的一个幻觉而已,真理后面还有真理。这种怀疑精神、探索精神,虽然是许多科幻小说的世界观,但是,作品把这种怀疑精神发挥到极致,就是创新。

总之,笔者以为,《火星孤儿》是一部独具匠心的长篇科幻小说,是中国科幻的一大收获。刘洋则是中国科幻文学的一颗耀眼的新星,祝他写出更多更好的高品质作品,从中国走向世界。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