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科学变成“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王大鹏
  • 2022-06-15 12:17

    我们可以质疑科学吗?答案是肯定的。纵观科学史,我们可以发现,质疑往往会成为科学发展的起点,因为对科学探究和科学结论的质疑,是为了更好地了解科学的本质,也是为了趋近绝对真理。或者我们可以说,科学的本质就是质疑,只不过这种质疑需要以科学证据为基础,不能胡乱猜疑,更不能依靠所谓的“断言”和目击证词,就像尼尔·德格拉斯·泰森在《把宇宙作为方法》一书中写道的那样,“要证明某个主张,目击证词算是最弱的一种证据……但在科学的‘法庭’上,目击证词几乎毫无用处”。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遭遇到“炮制”科学结论和证据的做法。当科学研究显示某些产品对消费者存在某些潜在危害时,利益攸关方总是能拿出“于己有利”的证据来反驳这些结论。他们会整合出一套科学依据,证明被认为存在问题的产品实际上没有太大问题;又或者说会鼓吹所谓的“不确定性”,进而激起消费者对科学证据的怀疑,从而变被动为主动,用“科学”来对抗科学。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有可能还会重金聘用一些“专家”,来炮制出光鲜亮丽、煞有其事的报告,并在科学期刊上发表已通过同行评议的论文(当然也会伪造同行评议)。

    如此一来,矛头便发生了调转,公众开始质疑科学结论,企业也因此躲过了处罚,甚至继续我行我素,而这一切都是以牺牲消费者的利益为代价的,同时又是徒有其名的专家、巧舌如簧的公关、游走政坛的说客合谋的结果。

    这正是戴维·迈克尔斯在《怀疑的胜利——暗钱与科学腐败的真相》一书中要表达的观点。作者曾于2009年至2017年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担任劳工部助理部长,负责领导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此前,他还在克林顿总统手下担任能源部助理部长。而凭借这一特殊身份,他了解到很多美国社会的“内幕”,在气候变化、药物成瘾、肥胖、空气污染、脑损伤等问题上,美国政府行为缺位,并且以这样的论调为他们的不作为进行辩解:科学结论尚不明确,数据尚不完善,还需开展进一步的调查研究。

    事实的真相却并非如此。

    烟草、汽车、食品、医药等行业为了自身利益,雇佣了一批唯利是图的“赏金科学家”,并借他们之手来混淆视听,从而把不利于自己的新闻变成“假新闻”,把不利于自己的科学抨击成“假科学”,其目的不外乎挑起对现有科学证据的怀疑,来达到影响公共政策制定的目的。就像作者在书中引述的某烟草行业高层人士所说:“我们生产怀疑,因为只有在普罗大众的心里撒下怀疑的种子,才能动摇他们原本认定的‘既有事实’。制造怀疑也能把原本一边倒的事实变成一场辩论。”

    阅读完这本书的第一感受就是“似曾相识”,因为它所表达的内容与《贩卖怀疑的商人:告诉你一伙科学家如何掩盖从烟草、臭氧洞到全球变暖等问题的真相》有异曲同工之处,当然《怀疑的胜利——暗钱与科学腐败的真相》走得更远一些,它把目光从“一伙科学家”扩展到了企业、公关公司、“赏金科学家”之间的合谋,而且书中所用到的案例也都来自于作者的亲身经历。

    在消费者的利益可以随意被践踏的某些企业看来,气候变化是可以被否认的,烟草的危害是不确定的,阿片类药物的危害是证据不足的,肥胖与不健康的饮食(摄入糖过多)是非直接相关的……总之,科学是可以待价而沽的。

    所以,作者主张,科学事业正处于一个岔路口上。在这个关键点上,我们更要让公众了解内幕真相……这个十字路口给了我们一个暂停脚步、仔细观察的机会,我们需要借此机会来更深刻地了解科学的作用:科学既可以用来保护健康、维护生态,也可以用来危害健康、破坏生态。

    再反观本书的标题,“怀疑的胜利”是一种自嘲,更是一种反讽,而作者的期盼则应该是这种怀疑千万不能取得胜利,否则科学就会变成“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作者系中国科普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

责任编辑:于翔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