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的“谜题”在新发现中找到了答案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 李大光
  • 2019-04-24 13:54

在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参观者们正在欣赏爱因斯坦的手稿。

3月6日,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展出了爱因斯坦的110页手稿,其中有许多从未公开展出过。这包括手写的数学笔记,大部分是在1944年到1948年之间写的,还有一份附录。这是爱因斯坦1930年提交给普鲁士科学院一篇关于统一场论的论文的附录,校方认为这篇论文已经遗失。

总部位于芝加哥的克郞-古德曼家族基金会从一位私人收藏家手中买下了这110页纸,并捐赠给了希伯来大学。目前,基金会已经捐赠给该校8万份爱因斯坦档案。这些论文反映了爱因斯坦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式。档案馆的学术顾问哈诺克·古特弗洛德教授说:“他的大部分手稿都是数学计算,文字很少。”这个手稿是1930年发表的一篇论文附录的一部分。这篇论文呈现的是这位诺贝尔奖得主为建立统一场论所做的努力。

该大学前校长、物理学教授古特弗洛德说,1930年发表的《统一理论》论文的8页附录从未发表过,研究人员只有副本。“但在我们现有的副本中,发现有一页丢失了。”这个遗留的问题成了一个长久的未解之谜。他说:“令我们惊讶和高兴的是,这一页遗失的手稿现在就在这里。”爱因斯坦的一个“谜”终于找到了答案。

希伯来大学表示:“这篇文章是爱因斯坦试图将自然力量统一成一个单一理论的众多尝试之一,他将自己生命的最后30年都奉献给了这一努力。”希伯来大学于3月14日公布了这批收藏,恰逢爱因斯坦的140岁诞辰。古特弗洛德说,这一发现不仅是给收藏家和公众的礼物,也是给爱因斯坦本人的生日礼物,因为所有的材料都存放在他生前期望的地方。

这份110页的手稿中,大部分是用手写的方程式,还有几封用德语写的私人信件。在一封写给他终身好友米歇尔·贝索的信中,爱因斯坦说为自己从未费心学习希伯来语而感到“羞愧”。爱因斯坦档案馆的学术主任哈诺克·古特弗伦德教授说:“对于科学史学家来说,拥有手稿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人们可以看到他删掉了的一些东西,修改的一些东西,看看他实际上是如何工作的,这很有趣。”

目前,希伯来大学的研究团队已经将这些新的收藏品数字化,并开始从科学的角度对手稿内容进行研究。团队负责人说,虽然公众和研究人员可以获得高质量的数字副本,但“原件是一个收藏中非常特殊的一部分”,它们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希伯来大学为所有感兴趣的人提供了一个参观浏览的机会。

爱因斯坦是希伯来大学的创始人之一,并担任耶路撒冷学院的非常驻理事。1955年爱因斯坦去世后,他将自己的档案遗赠给了这所大学。该校馆长罗尼·格罗斯说,该校有8.2万件藏品,是世界上收藏爱因斯坦文献最多的大学。

爱因斯坦1879年生于德国,他写给合作者的一些信件涉及一系列科学和个人问题,其中一封是写给他的儿子汉斯·阿尔伯特的。1935年写给儿子的信表达了对纳粹党在德国崛起的担忧。爱因斯坦更人性化的一面可以从他的私人信件中看出来。在给儿子的信中,他写道,“德国的情况正在慢慢开始改变”“我们只希望我们不会先打一场欧洲战争……欧洲其他国家,尤其是英国,现在终于开始认真对待这件事了。”

当阿道夫·希特勒上台后,爱因斯坦放弃了德国国籍,定居美国。他将自己的科学著作和个人著作遗赠给了希伯来大学。爱因斯坦于1921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1955年,他在美国新泽西去世。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国际科学素养促进中心研究员)


  • TEL:010-58884106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