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城保护区单身汉俱乐部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赵家新 李文华
  • 2018-06-12 09:20

在广西恩城保护区,有一个著名的“单身汉俱乐部”。这个俱乐部的主角是三个强健、英姿飒爽又充满活力的浪子们。今天,小猴我——白小黑,就带大家认识一下这三位吧!

“单身汉俱乐部”老大的特写。
老三特写。
老三回忆童年的幸福时光。
老二特写。
左侧为老大,右侧为老二。

为梦想而流浪的老大

我已经记不清离开姥姥家有多长时间了,刚开始时是孤家寡猴在石山丛林里到处流浪。白天饿了嚼树叶吃果浆,夜晚困了缩在悬崖峭壁上或石洞里睡一觉。在孤独、寂寞和恐怖的历炼中我的内心渐渐地强大起来,我脑海时时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拉扯着,仿佛要告诉我什么。

终有一天那股神秘的力量就像早晨的太阳跃出山坳的瞬间光芒四射,一切都变得明朗而清晰,原来那是潜伏在身体里进化了上百万年的基因发出了指令——条件成熟了,你就是未来的猴王,去寻找你的目标,去实现你的梦想。

在这个潜意识的支撑下,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一年前,终于遇到一只被赶出猴群的小雄猴。它无处去,屁颠屁颠跟在我后面,就成了我现在的老二。半年前,在山林里又遇到另一只更是可怜兮兮的小雄猴,整天的形影不离,他就是我现在的老三。这个“单身汉俱乐部”就由我们仨兄弟组成。

有些俱乐部的小男孩们每天东游西荡,人们觉得我们的日子很惬意,说我们是什么快乐的单身汉。我就先带你们看看我们仨兄弟如何快乐地度过一天吧!

早上天蒙蒙亮时,我就蹑手蹑脚、悄无声息离开夜宿洞爬到附近高点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确定安全后再叫上他们出动:瞧,我那俩兄弟,刚出洞口就找块平台迫不及待地“方便”起来。解决了每日的“大事儿”之后,就悠哉悠哉爬到树上吃起树叶。

嗨!可我当老大的不容易啊!我必须在最短时间里完成用餐,然后继续充当“哨兵”为群的安全负责警戒。

可这段时间老觉得心神不定,这不,骑在树枝上在春风荡荡下又做起春梦。在梦里看到附近有一位未婚小美女叫“小白”的,赛过西施胜过嫦娥。

好想一睹“小白”的芳容,可是她的父亲凶不凶、强悍到何等地步、我们仨兄弟是否打赢他……还是一个未知数。

为了梦想,我还是带我的俩位小兄弟一起进山去寻找“小白”……

跟着大哥走,不回头

我跟老大在一起这么久了,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没办法,大哥说我乳臭未干、没见过大世面、遇事不淡定。所以我要紧紧跟随大哥,增长见识,走向成熟。

很多人说,我与我大哥有点相似,难分伯仲。是的,相似的体形、相似的神韵。但我俩脸上的白斑的位置都不一样的,不信的话,你们自己仔细地瞧瞧两张脸,不一样吧?(见下图)

大哥还交待我每天要照顾好老三。老三年纪最小,童心未眠。记得第一天见到他时,只见他目光呆滞、体毛邋遢、形态沮丧。也不知他遭了多少罪后才遇见我们的。

老大所说的照顾无非就是在白天陪老三练习打斗、攀爬、跳跃、追逐等动作行为,通过每天的训练来提高老三的生存本领及技巧。

悲情的老三

有一天早上,我还似往时那样与小姨做游戏,今天与以往不同,父亲看到我有“爬胯”的行为后立即召开家庭会议。父亲对我说道:孩子,你长大了。按照祖宗上百万年前定下的规矩,今天你必须离开这个家,到外面寻找你的未来。

父亲那深邃而神秘的目光盯着我,让我脊背发凉,感到不可抗拒。我把目光转向我的母亲,希望她劝阻父亲而改变决定。一切都是徒劳的,此刻她双手正帮我理毛、抓虱子。

我知道母亲此刻的无奈,她只希望通过理毛的方式来表达对我最后的关爱,从此咫尺天涯、茫茫深山再也不相见。 最终我不得不收起行囊,往从未去过的的大山深处走去。后来遇到了我的大哥、二哥,让我有个伴......不说了,聊聊今天的事儿吧。今天老大带着我们出去“打架”,可惜进攻又没成功。不过老大说了,“失败是成功的妈妈”,所以我们明天还会再去!夕阳照射到老大的脸上,我看到大哥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晴,透过犀利的目光,我想我已经读懂他内心的锲而不舍和永不言败。


210
0
  • TEL:010-58884117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